移动版

并购式扩张恶果显现 恒康医疗商誉压顶业绩或爆雷

发布时间:2020-01-21 15:45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中国网财经1月21日讯 (记者 里豫 邓玉蕊)日前,随着汤臣倍健、北斗星通、利亚德、景峰医药、慈星股份等上市公司纷纷在预告时曝出因高额商誉减值导致业绩下滑,商誉减值成了年底年初资本市场上最令人谈之变色的事情。记者梳理发现,上市后通过连续并购做大业绩和资产的恒康医疗(002219)(002219.SZ)目前高企的商誉即将面临巨大的减值风险:2019年三季度,该公司财报显示积累的商誉已经达到净资产的1.199倍,占总资产的37.77%。同时,由并购带来的巨额债务压力使恒康医疗又要靠不停的卖卖卖来缓解资金压力。

商誉减值引起亏损成大概率事件

公开资料显示,恒康医疗成立于2001年,当时叫“甘肃独一味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主营中药“独一味”胶囊。2008年,公司成功上市,立足于 “大健康”产业,主营医疗服务、药品制造、日化品及保健品业务。

恒康医疗上市一段时间后开启了疯狂买买买之路。2012年-2019年间,恒康医疗并购了数十家公司,业绩迅速做大。历年年报显示,2008年恒康医疗的营收与净利润分别为2.85亿元与4451.12万元,到了2016年,营业收入与净利润达到了21.75亿元与4.04亿元,净利润翻了十倍。频繁的并购同时让资产快速扩张。2008年底,恒康医药的总资产为3.59亿元,到2019年,总资产达84.32亿元,十年翻了近24倍。

不断的并购同时也造成巨额商誉压顶。最近的财报显示,该公司商誉高达31.84亿元,占到总资产的37.77%,是净资产的1.199倍。

高悬在企业头顶的巨额商誉在2018年已经从风险变为亏损现实。当年恒康医疗出现10年来首亏,且亏损金额高达14亿元。亏损的缘由正是计提了大额的包括商誉、存货等资产减值准备。该公司亏损持续到2019年三季度也未能发生改变。三季度报显示,净利润亏损1.69亿元,扣非后净利润亏损1.82亿元。

随着2019年业绩预告披露期的到来,恒康医疗商誉“爆雷”的可能进一步增大,业绩亏损的可能性也随之增加。资料显示,恒康医疗此前收购的兰考第一医院、东方医院、堌阳医院2017年、2018年业绩连续两年均未达承诺目标,而该部分当时并未计提过商誉减值准备。同时,此前收购后又已经出售的子公司恒康澳洲和恒康源,由于出售日期均在2019年年底,此前由收购带来的商誉也大概率将在2019年做减值计算。

债台高筑 高买低卖惹股东不满

通过不断并购做大业绩和资产之路还给恒康医疗带来巨额债务。以至于公司在2019年不得不出售资产缓解压力。

资料显示,恒康医疗2017年通过子公司恒康澳洲以近17亿元的高价收购了澳洲第二大医疗影像巨头PRP公司70%的股权,其中银行融资近10亿元。2017年一年内,恒康医疗的并购金额就高达24亿元。当年的短期借款高达27.87亿元,还有超过5亿元的长期借款。在2019年三季度报中,恒康医疗仍有13亿短期借款需偿还。

付出了如此高的并购代价,恒康医疗的业绩并未因此得到促进,反而受到拖累。PRP公司的控股公司恒康澳洲在2018年和2019年前三季度分别亏损1.67亿元、1.15亿元!2019年,恒康澳洲被出售。最终收购时高达17亿元人民币的标的出售价格仅为4841.70万元。恒康医疗在回复交易所的问询中表示,虽然收到的现金仅有4841万元,但买家同时承担了恒康澳洲的负债及应付利息,因此交易价格实质为人民币11.38亿元——即便如此,与当初收购时相比,仍亏了6亿多元。

两年亏6亿多元,明显的赔本买卖引起了中小股东的不满。据公告显示,在出售全资子公司恒康澳洲以及PRP70%股份的临时股东大会决议中,中小股东中99%投了否定票,但还是因为大股东股份占比悬殊最终通过了议案。

情况类似的还有子公司恒康源。2019年年底,恒康医疗顶着来自股东的压力,一个月内连续出售了这两大子公司,回笼了资金1.32亿元以缓解负债压力。

参与投资企业亏损 或面临补偿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恒康医疗还面临着参与投资公司的亏损补偿风险。

2020年1月17日,恒康医疗发布公告表示,其在2016年以自有资金 5,920.00 万元作为劣后级有限合伙人参与投资京福华越(台州)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京福华越)投资退出期届满,京福华越执行事务合伙人京福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决定成立清算组并进入依法解散清算程序。

京福华越成立于2016年11月23日,迄今一直未产生盈利,亏损反而逐年增加。2017年-2019年亏损分别为2240.27万元、4081.83万元、4589.28万元。根据此前签订的合伙协议,到期后,恒康医疗作为劣后级有限合伙人还需要为京福华越弥补经营亏损。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