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恒康(002219.CN)

民营医院第一股大败局:恒康医疗对收购医院管理失败

时间:20-08-23 09:47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民营医院第一股大败局:恒康医疗对收购医院管理失败

“作为民营医院第一股,目前恒康医疗直接面临退市危机,除了他们因为扩张太快外,对收购的医院管理失败也是上市公司失败的一个原因,包括对赌协议、缺乏合理的医院管理模式等。”近日,一位有着多年医院管理经验的业内人士宋力军(化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

实际上,随着社会办医的火热,很多医药、房地产、煤炭等上市公司跨界进入医疗领域投资。但因为管理经营等多个问题,2018年以来包括华润三九益佰制药、绿景控股、万方发展等在内的多家上市公司又开始“回吐”抛售医院。

“医院是一个特别需要精耕细作的管理领域,与一般药企大开放、以销售为主导的管理理念完全不一样,它的难度在于需要在竞争中给医院定好位,每个科室都需要有详细具体的规划,内部资源分配等多个问题。”近日,河南省某二级专科医院副院长陶然(化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分析称。

北京中医药大学邓勇教授也指出,医院并购中企业、医院和政府等主要参与方都存在一定的风险。对企业来说,存在并购主体多元化,医院并购市场鱼龙混杂;收购对象与投资模式选择不当;投资前调查评估和投后管理不到位。而医院方存在公立医院领导管理体制不健全,另外职工担心医院改制,取消原来事业编制、以后的养老问题以及担心面临激烈的职场竞争。

“市值管理”下的医疗败局

在恒康医疗最大股东阙文彬市值管理理念下,2013年后,恒康医疗开始大举收购医院。

之所以选择医院,阙文彬在一次采访中向媒体解释:单独做医药是不行的,我们得把医药和医疗结合起来!到2015年,恒康医疗医疗服务收入已经超过药品收入,占营收比56.17%。

在2015年年报中,恒康医疗表示,随着国家医改进一步深入,各项医药卫生政策陆续出台,对社会资本办医扶持力度持续加大,在行业发展更加规范健康的同时,在“药品制造+医疗服务”双轮驱动战略指导下,进一步巩固“独一味”系列药品的制造与销售,同时加大对医疗服务标的的并购整合。

2016年8月29日,恒康医疗在中报中显示,其医疗服务收入占比超过70%。对此,恒康医疗评价其“战略转型初见成效”。2019年医疗服务已经成为恒康医疗核心业务,2019年内年门诊服务人次约300万,住院服务人次25万,实现营业收入32.03亿元,占公司营业总收入的 86.94%。

2016年3月,阙文彬接受媒体采访时还表示,恒康医疗未来几年要发展到20000张床左右,未来的恒康将深耕医疗领域。而就在2016年2月1日,恒康医疗及阙文彬分别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其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对其立案稽查。

阙文彬的20000张床位至今也没实现,截至2019年底,实际开放床位近8000 张。

2019年底,恒康医疗(含并购基金)一共控股了12家医院。在收购十几家医院后,恒康医疗并没有建立起一支成熟的医院管理团队,更多的是靠原有被收购医院管理层,经营、管理方面没有改善,提振业绩乏力,后续只能粗暴地出售部分医院资产,或者引发诉讼。

2015年4月21日,时隔不到2年,恒康医疗发布公告称,公司同意全资子公司永道医疗以1500万元转让德阳医院100%股权,以6000万元转让邛崃医院100%股权。这一价格与当初的收购价格完全一致。此前这两个医院的收购帮助恒康医疗拉升了不少股票价格。

恒康医疗出售邛崃医院所给的理由为受基本医疗保险付费总额控制的影响,但实际上人社部2012年11月就发布了《关于开展基本医疗保险付费总额控制的意见》,四川省2013年初便出台了贯彻意见的实施方案。

德阳医院的出让原因,则是因其在2014年度的经营过程中,因经营场地租约期满,且场地出租方受上级单位要求无法签订续租合同,致使该院的经营业绩受到影响,同时经营场所的变更,需经卫生、环保等部门的行政重置审批,周期较长。

北京鼎臣医药咨询管理中心负责人史立臣指出,早期民营医院并购抢滩布局中,很多上市公司在收购时对医疗并不了解,选择了一些存在“隐患”、质地不佳的医院,收购的医院业绩与预期不达标的情况时有发生。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药企跨界做医疗,缺乏医院投资经验,在风险控制和医院管理上会与实际存在很大落差,但更多的阙文彬只是做市值管理,收购上述4家医院带动公司股价冲高至38元,市值突破160亿,增加了1倍,甚至在恒康深陷债务危机的2018年,阙文彬仍然试图用大手笔收购马鞍山中心医院来提振资本市场信心。

长周期医疗属性

在宋力军看来,阙文彬的医疗局没有走起来,实质是以他的“短期”心理有关,医疗是一个回报周期较长的产业,而且需要精细化管理,但恒康医疗及阙文彬都以“对赌协议”来框定被收购的医院。

如瓦房店三院在被收购的前两年年净利润为3200万,对赌协议要求这家医院在被收购后的三年净利润分别达到9130万元、1.0043亿元、1.1047亿元,是收购前净利润的3倍多。“这对正常发展的医院来说是不可能的,以上市公司康华医疗为例,2018年度纯利增长7.2%,其2018年集团医院服务收益15.71亿元,同比增加13.9%。”

据了解,在恒康医疗收购的医院中,多家医院均未完成对赌协议并引发诉讼,如兰考第一医院、堌阳医院、东方医院等。

陶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收购医院远比收购一个普通企业要复杂,其中涉及医院定位、企业员工管理、医院科室建设、供应链、医保等多个方面,资本介入并且共同成长并不容易。“而且,医院日常管理也极为琐碎、复杂,人力资源配置、服务流程优化等都是精细活。”

一位长期跟踪社会资本办医的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并购医院后的投后管理尤为重要,若管理不当可能就得“回吐”。据了解,2018年以来,华润三九、绿景控股等都在出售此前收购的医院。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