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恒康(002219.CN)

甘肃前首富深陷债务旋涡 *ST恒康被申请重整

时间:20-08-26 02:39    来源:金融界

2018年、2019年连续亏损的*ST恒康(002219)(下称恒康医疗)已经进入保壳倒计时阶段 。

近日,有关恒康医疗被申请重整的消息开始传出,24日晚间,该消息也得到恒康医疗的证实。公司公告称,债权人中同汇达已向陇南中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

被申请重整的背后,源于恒康医疗近年来的大举扩张,而这又导致了公司债务高企,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恒康医疗资产负债率高达96.41%。此外,账面商誉值达到9.87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为20.3%。

阙文彬是恒康医疗幕后的关键人物,他不仅创办了独一味,还主导了恒康医疗的转型扩张。随着恒康医疗债务问题的凸显,阙文彬逐渐转身幕后。然而,台上的人物并未能阻挡公司债务问题的蔓延,虽然公司管理层寄希望于今年扭亏,但这一目标实现起来恐怕并不容易。

债权人申请重整

据悉,去年4月10日,恒康医疗与中同汇达订立借款合同,约定后者向恒康医疗出借资金9500万元,借款期限6个月,且应于去年10月22日之前还清全部借款,但借款期限届满后,恒康医疗未按时偿还。去年12月24日,中同汇达就上述借款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今年3月26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调解书,确认恒康医疗应在2020年6月16日前偿还中同汇达借款本金共计8450万元并支付相应利息等费用。截至目前,恒康医疗尚未履行上述还款义务,中同汇达相关债权在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后仍未获清偿。

中同汇达在向陇南中院提出重整申请时表示,恒康医疗债务规模较大,资产负债率较高,有明显丧失清偿能力的可能性,但仍具有重整价值为由,故向法院申请对恒康医疗进行重整。

根据恒康医疗披露的2020年一季报,公司的财务状况已岌岌可危。其中,公司资产总额为48.4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1.64亿元,资产负债率为96.41%,而2019年末的资产负债率为95.77%,负债率有所攀升。

此外,恒康医疗近期披露了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上半年净利润亏损4000万元~5500万元。对照公司一季度亏损3100万元的情况,恒康医疗二季度的净利润亏损约为900万元~2400万元。

恒康医疗表示,今年一季度,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营业收入同比有所下降,净利润也相应减少;二季度,随着疫情有所缓解,公司所属医院门诊及住院患者相应增加,所属药企上下游企业复工复产,公司生产经营恢复较快,较一季度有所好转。

进入下半年,恒康医疗陆续发布了三份重大诉讼、仲裁公告,诉讼人包括民生信托与华宝信托。三份案情也颇为相似,主要是由于恒康医疗与诉讼人签署了合伙协议,但在合伙企业进入投资退出期后,恒康医疗并未按约定支付相关投资收益并履行收购义务。

公告显示,在上述三份诉讼中,恒康医疗应支付的合伙权益收购价款等费用至少分别为1.15亿元、3.88亿元和4.37亿元,合计9.4亿元。对于负债率高企、一季度末货币资金仅为9900余万元的恒康医疗而言,这份“欠债”无疑是一笔巨款。

根据恒康医疗随后披露的进展公告,华宝信托申请了财产保全,并获得了法院的支持。北京二中院对恒康医疗持有的瓦房店第三医院有限责任公司、兰考第一医院有限公司等公司部分股权进行了冻结。

近年来,上市公司被申请重整的案例已有不少,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在重整之初,利弊尚难以确定。有的公司在重整之后得以轻装上阵,但有的公司重整未果就遭到投资者“用脚投票”,退市阴霾掩盖。另外,即使重整成功,原股东的权益也很可能会被大幅稀释。

针对本次被申请重整,恒康医疗表示,公司尚未收到法院受理公司重整事项的裁定书,公司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尚存在重大不确定性。若法院裁定公司进入重整,公司将积极与各方共同论证解决债务问题的方案,同时将积极争取有关方面的支持,实现重整工作的顺利推进。

阙文彬逐渐“隐身”

恒康医疗的前身是独一味。如今,说起恒康医疗的掌舵人阙文彬及其创办独一味的往事,仍颇具传奇性。据称,在一次赴西藏的考察中,阙文彬发现了稀缺藏药“独一味”, 随后,阙文彬成立独一味公司并迅速垄断独一味藏药市场,在2008年,独一味如愿登陆深交所。

更让阙文彬品尝到成功滋味的可能是源于胡润百富榜的排名,在2009至2017年的榜单中,阙文彬曾连续九年蝉联甘肃首富。商业上的巨大成功让阙文彬萌生了切换赛道的想法,通过大举并购,独一味更名为恒康医疗,并切入民营医院的赛道。

转型之初,恒康医疗先后收购了德阳美好明天医院、资阳体检医院等多家医疗机构,随后触角不断扩张,延伸至辽宁、河南甚至海外的澳大利亚。公开信息显示,2012年恒康医疗只参股了1家医药子公司,而到了2017年,恒康医疗参股控股的子公司已多达50余家。

频繁并购让恒康医疗的资产规模迅速扩张,巅峰时期的2017年和2018年,公司总资产一度超过100亿元。然而,并购也给恒康医疗带来了巨大的商誉压力,今年一季度末的数据显示,公司账面商誉值为9.87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为20.3%。

恒康医疗陷入困境的同时,阙文彬也基本上质押了个人所持的全部股份。阙文彬曾经考虑为恒康医疗引入接盘方——神秘富豪张玉富,但此事无疾而终,此后,阙文彬开始逐渐隐身幕后。

先是在2019年4月,阙文彬与宋丽华、高洪滨签署了投票权委托协议和补充协议,分别将约占上市公司总股本28%及14.57%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后两者。值得一提的是,彼时,宋丽华担任恒康医疗董事兼常务副总经理,且持有恒康医疗1.49%股份。

经过这次变动,阙文彬虽然仍持有恒康医疗42.57%的股份,但投票权比例变为0。相应的,宋丽华成为恒康医疗单一拥有表决权份额最大的股东,即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由于阙文彬与宋丽华、高洪滨所签协议的有效期为1年,今年3月底,阙文彬又与中企汇联、五矿金通先后签署了合作协议及补充协议,阙文彬分别将占恒康医疗总股本29.9%和12.59%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中企汇联和五矿金通。

相关协议签署前,阙文彬持有恒康医疗7.92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2.49%,为公司控股股东。根据协议,2020年4月15日之后,阙文彬的持股数虽然不变,但拥有表决权的股份比例为0,中企汇联、五矿金通拥有表决权的比例分别为29.9%和12.59%。

虽然中企汇联、五矿金通形式上取得了恒康医疗的重要表决权,但阙文彬在恒康医疗的前途命运上依然有重要影响力。这是因为,根据协议,若恒康医疗股东大会审议或表决“有关上市公司重大资产的对外转让、处置事宜”时,中企汇联及五矿金通必须取得阙文彬的书面授权。

这一表述就与前一份表决权委托协议有很大不同,根据前一份协议,阙文彬保证相关股份对应的投票权可以委托给宋丽华及高洪滨行使,不存在投票权委托受到限制的情形。证券时报记者注意到,宋丽华在行使恒康医疗实际控人权利期间,为了公司保壳,也卖出了一些医院资产。

例如,在去年11月,恒康医疗董事会做出决议,出售澳大利亚全资子公司恒康医疗投资(澳大利亚)有限责任公司100%的股权,并在随后完成交割。据恒康医疗测算,此次交割完成后,公司将减少借款(审计报告账面)12.2亿元,预计每年节约财务费用约1.45亿元。

然而,在此之后,恒康医疗在资产处置方面就鲜有动作了。今年5月,恒康医疗举行了业绩说明会,公司董秘曹维表示,将采取积极措施,力争实现2020年度扭亏为盈的目标。从恒康医疗披露的半年度业绩预告及被申请重整的情况来看,公司的扭亏之路或许仍不平坦。